外汇开户排名平台,投资无忧!

普罗汇外汇

外汇行情

他能“掀翻”特朗普?这个全球第11位的超级富豪正式参选

来源:www.ytsh365.com作者:外汇开户排名平台时间:2019-11-28 09:59点击:

  当地时间11月24日,纽约市前市长、彭博社创始人、现年77岁、全球财富榜排名第11位的布隆伯格在社交平台发布声明,证实自己将正式谋求代表民主党,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挑战特朗普?

  布隆伯格发表了长达一分钟的竞选视频,主题是“击败特朗普、重建美国”。他声称“我们再也承担不起又一个由特朗普所带来的鲁莽、不道德的四年,他代表着对我们国家及我们价值观的威胁,如果他获得连任,美国将永远无法从伤害中得到恢复”。

  作为连任三届的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带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都市之一,成功摆脱“9·11”和金融危机所带来的阵痛,有效控制了城市空洞化,让这个历史上著名的“黑帮之都”犯罪率得到有效控制。他在纽约市推行了一系列旨在节能减排的措施,却并未因此付出减少城市经济活力的代价。在竞选视频中,他当然要极力凸显自己这些宝贵的地方行政经验,以此说服选民们相信,自己一旦真的当选美国总统,也必定能“治大国若烹小鲜”,将美国治理得宛如当年自己治下的纽约市。

  尽管民主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初选要到2020年2月才正式拉开序幕,但“预赛”即电视辩论阶段早在6月26日便拉开序幕,截至目前已进行了四轮,正式注册竞争党内候选人提名总数一度多达20人,如今已“浓缩”到12人左右,其中前副总统拜登、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和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明显领跑,布隆伯格虽然一直跃跃欲试,但直到此时才姗姗来迟地宣布“下场参赛”,等于和其他选手一起参加中长跑,却直到别的选手跑完一圈才入场一般,显然有些吃亏。

  为此财大气粗的布隆伯格选择了“用钱开路”:他在正式提交参选文件前两天,就斥资逾3000万美元,在全球各大媒体上购买了一周的广告篇幅;他宣布将放弃最早开始投票的艾奥瓦、新罕布什尔、内华达和南卡罗来纳州初选,集中精力准备在“超级星期二”(2020年3月3日,这一天包括得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两个“超级州”在内,多达14个州同日举行初选)一击决胜;他还宣布将完全“自费参选”,这意味着他将不会参加任何一次党内候选人电视辩论,因为参加的门槛是至少获得10000人的个人捐款,这也意味着他将不会让自己暴露在其他候选人和电视观众的直接“炮火”之下。

  他为什么既要参选又要迟到?

  德国之声电台在得知布隆伯格参选的消息后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他为何既要参选又要迟到?

  2018年10月,他高调宣布自己“从此成为一位民主党员”之际,许多政治分析家就指出,此举意在争取代表民主党参选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从而实现其参选美国总统、问鼎白宫的长久愿望。毕竟,这位公认“有极大政治热情和野心”的人物早在2008年就被哄传“将参加总统竞选”,但一直“引而不发,跃如也”。

  就在今年3月,他被问及“是否会参加民主党内候选人提名竞逐”时还明确回答“不,我无意挑战特朗普总统”,11月24日的声明等于一举打破了此前两项重要政治承诺——2020年不参选、无意挑战特朗普。

  有分析家认为,布隆伯格的个性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此前几次被传参选均“跳票”,是因为当时他的身份是“无党派人士”,游说他接受提名的都是“独立党”之类“第三党”,而在美国独特的选举人制下,“第三党”候选人非但毫无胜算,就连拿下哪怕一张选举人票都几成奢望。3月时谢绝参选,是因为当时和他同为民主党内温和派的拜登势头正盛,遥遥领先其他党内候选人,这让他感到贸然参选胜算不大。但随着“乌克兰事件”导致拜登和特朗普两人声誉和支持率双双受到严重影响,而“趁火打劫”的沃伦、桑德斯两位民主党内左翼候选人也并未表现出其所期望的竞争力,布隆伯格大概相信,自己此时“下场”,有望取代拜登的“中间派领袖”地位,并击退几位新老激进派对手,从党内初选中脱颖而出,并在最终对决特朗普时战而胜之。

  不仅如此,如前所述,布隆伯格今年已是77岁高龄,尽管他的主要竞争对手同样也不年轻(特朗普73岁;拜登和他同年,也是77岁;沃伦70岁;桑德斯78岁),但在他看来,2020年是自己问鼎白宫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观望下去,4年之后,年逾八旬的他,恐怕即便有心也无力、即便有心有力也无人敢为之喝彩了。

  “美国渡之鸟”到底在挑战谁?

  然而他到底要挑战谁?

  尽管摆出一副“党内提名不在话下,我的对手是特朗普”的高姿态,但他实际的对手是其他民主党内候选人,实际的争取对象则是民主党选民——而在这方面,他并没有什么优势。

  他曾被日本政治评论家称作“美国的渡之鸟”。“渡之鸟”是日本战国时代著名人物——藤堂高虎的绰号,之所以将布隆伯格比作藤堂高虎,是因为这两位不同时代、不同国籍的名人间存在许多相似点:都是出身财阀世家却成为“一方诸侯”;都在政治生涯中不断变化阵营,却每次都能找到理直气壮的借口,并获得丰厚的回报;在为人处世上都争议多多,却很少有人争议其过人的才能。

  布隆伯格“出道”之初,给人的感觉是亲民主党,2001年已是华尔街名流的他放风参选108届纽约市长之初,人们普遍相信他将谋求代表民主党出战。但当他得知民主党内有意提名格林参选时,便立即转投当时连个有竞争力候选人都提不出的共和党,并趁“9·11”事件猝发、素来支持民主党的纽约公众转而一边倒支持坚决主张反恐的共和党候选人之际,实现了对“大热门”格林的反超。

  但出任纽约市长的布隆伯格,随即采取了一些更像民主党一贯作风的执政措施,如扩大市政专员权限、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严格限枪、强制性推动环保和减排,等等,这导致他和共和党间关系破裂,2007年,正在第二个市长任期中的布隆伯格宣布“退党”,成为无党派人士,直到去年10月他才宣布自己是民主党人。

  两位左翼党内对手——沃伦和桑德斯一直对布隆伯格这种投机和“抄近”行为冷嘲热讽,嗤之以鼻,认为他“还是先弄清楚自己是哪个党的,再谈代表民主党参选的事”。此次他姗姗来迟地宣布参选,又大搞“金钱开路”,希望用财力弥补自己在党内基层缺乏存在感的短板,同时回避和党内对手的直接对决,跳过最艰难、也是北美选举文化中公认的“基本功”,即小额募捐和“拜票”过程,这不仅照例被沃伦、桑德斯等“进步派候选人”奚落,也很容易引发民主党内普通选民的反感。

  和共和党相比,民主党选民中少数族裔多,普通劳动者多,而布隆伯格的“抄近”和回避基层募捐、拜票,可能令他在这些方面被沃伦、桑德斯等甩开,他在纽约市长任期内为强化治安,采取了一些被认为“得罪”非洲裔和拉美裔等有色人种的措施,尽管此次参选演说中,他为“任职纽约市长12年间针对有色人种的某些不当行为”表示“歉意”,但这种明显的“选举表态”,恐怕不会起到太好效果。

  11月初的民调显示,拜登的支持率仍然在民主党内列第一,但优势已十分微弱(《华盛顿邮报》民调,拜登28%,沃伦23%,桑德斯17%;NBC/《华尔街日报》民调,拜登27%,沃伦23%,桑德斯19%;福克斯新闻民调,拜登31%,沃伦21%,桑德斯19%),尽管布隆伯格公开宣布的唯一对手是共和党的特朗普,党内针锋相对的对手是政见迥异的沃伦和桑德斯,但他的“入局”,直接影响的却是和他政见最接近的拜登。

  由于拜登和特朗普陷入同一个丑闻,两人的负面因素将相互抵消,如果拜登成为民主党内的初选出线者,他将以一名民主党内温和派的身份挑战一心一意只顾基本盘的特朗普,并被认为有相当大获胜的把握。但近年来民主党内不断“向左转”且越来越左,拜登有很大概率连初选都无法胜出。目前之所以仍能保持微弱领先优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沃伦和桑德斯这两个左翼候选人的“内耗”,导致左翼支持票无法集中在一人身上,而温和派如今几乎只剩下拜登一位像样的候选人了。布隆伯格的参选,将导致温和派同样出现“内耗”和选票分散因素,最终或许会出现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结果,即布隆伯格自己选不上,却连带把拜登也拖下马,沃伦和桑德斯中的一人脱颖而出,并以左翼激进派代表的身份挑战右翼激进派特朗普,然后按照大多数分析家的预测惨败一场,让特朗普轻松获得第二个四年任期——简单说,布隆伯格的“入场”可能导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而最后的“渔翁”是特朗普的戏剧性场面。

  当然,美国党内初选最大的变数,是其他弱势候选人的“弃保”,而布隆伯格和拜登两人间也同样会出现“弃保”选项,届时两人谁“弃”谁“保”,以及“弃保”的时间点选择,都可能对布隆伯格(当然还有拜登,甚至特朗普)的政治命运,带来微妙的影响。

外汇开户排名平台:www.ytsh365.com)
上一篇:最新贸易消息刺激市场、冒险模式开启? 欧元、英镑、澳元、日元及加元日内走势预测
下一篇:2020年英镑的看涨潜力即将释放

外汇交易平台